<em id="zpb99"><nobr id="zpb99"><nobr id="zpb99"></nobr></nobr></em>

        <dfn id="zpb99"><listing id="zpb99"><mark id="zpb99"></mark></listing></dfn>

            <address id="zpb99"><listing id="zpb99"></listing></address>

            首頁>經濟 > 正文

            天天亮點!從漢簡看古絲路上的漢代"郵局":長安至敦煌就有31個

            2022-10-24 20:50:14來源:鳳凰網甘肅

            ——兼及“傳置道里簿”長安至敦煌31置

            □景顥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中國古代有文字記載的交通地理,是從西漢時期開始的。史料中對古代道路的記載,一般都是以州或郡為單位,記載的是州郡治所到其所轄地區界域的東、南、西、北和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四面八方的距離,簡稱“四至八到”。唐代的《元和郡縣圖志》、北宋的《武經總要》等古籍就是這樣記載的,屬于比較權威的官方記錄,這些記載都是以每一個州郡為行政單元,所記載的道路狀況都是塊狀的。真正以線性形式記載一條道路的起始、沿途經過的地區之間距離的文字則很少,直到1974年,居延漢簡的出現,才第一次填補了這一方面的空白。

            1974年,甘肅居延考古隊在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破城子遺址發掘到一枚王莽時期的木簡,上面記錄了長安到張掖郡氐池(今張掖市)的20個置之間的里程。雖然木簡有缺失,但大體上可以復原出這條道路的基本走向。木簡文字如下:

            “長安至茂陵七十里,茂陵至伏置卅五里;伏置至好畤七十五里,好畤至義置七十五里。

            月氏至烏氏五十里,烏氏至涇陽五十里,涇陽至平林置六十里,平林置至高平八十里。

            媼圍至居延置九十里,居延置至?里九十里,?里至揟次九十里,揟次至小張掖六十里。

            刪丹至日勒八十七里,日勒至鈞耆置五十里,鈞耆置至屋蘭五十里,屋蘭至氐池五十里?!?/p>

            這枚木簡分四欄書寫,內容不連貫,但從其所記的郡縣地理考證,應該是記述了從長安到張掖的這條漢代官道上的4個片斷,由此可以復原出這條官道的大致走向:由長安向北,經右扶風郡的茂陵、伏置、好畤,沿涇水到北地郡的義渠,再經安定郡的月氏、烏氏、涇陽、平林到高平,再過隴山到武威郡的媼圍、?里、揟次、小張掖,再經刪丹、日勒、鈞耆、屋蘭,最后到張掖郡氐池,總計20個置之間的里程。

            此后,1990年,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敦煌的漢代懸泉置遺址發掘到一枚西漢時期的木簡,記載了武威郡倉松到敦煌郡淵泉間12個置之間的里程??h泉置木簡將漢延木簡所記的驛傳線路由武威延伸到敦煌,總數增加到31置。這也是迄今為止考古界發現的記載漢代驛傳郵置之間里程的僅有的2塊木簡,其歷史價值不言而喻。

            其實,漢簡的發現最早是在1930年,西北科學考察團中的瑞典學者F.貝格曼在額濟納河流域,對漢代烽燧遺址進行調查挖掘,出土簡牘1萬余支,涉及漢簡的出土地點有30處,其中10處為主要出土地點,僅破城子(A8)一處,就出土4422支。這批漢簡現藏于臺灣中央研究院,其內容絕大部分為漢代邊塞上的屯戍檔案,一小部分是書籍、歷譜和私人信件等。居延漢簡對研究漢朝的文書檔案制度、政治制度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被譽為20世紀中國檔案界的“四大發現”之一。依照考古界的慣例,因這批漢簡在我國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的居延地區和甘肅省嘉峪關以東的金塔縣肩水金關被發現,以其發現地而命名為“居延漢簡”。居延漢簡雖然數量有1萬多枚,但涉及“傳置道里簿”的只有1枚,足見其珍貴。而且非常幸運的是,這里面提到今平涼所在的安定郡境內的置居然有5個,這對研究漢代平涼的歷史社會具有極其重要的參考價值。

            置,是古代傳遞文書的驛站,《韓非子·難勢》中說:“五十里而一置?!薄睹献印す珜O丑》引孔子曰:“德之流行,速于置郵而傳命?!敝祆浼ⅲ骸爸?,驛也;郵,驲也,所以傳命也?!卑阎玫暮x說得更加明白。置后來的意義有引申,也指驛車、驛馬,后又延伸為用馬車傳遞文書信息,也指傳遞文書信息的驛站,稱為置郵。

            西漢時期,從長安到敦煌是一條非常重要的交通要道,在這條路線上共建立了31個郵置傳舍,沿途涉及8郡27縣。這些傳置的位置和驛道地望,大都是因河而設,或沿山緣而行,與長城烽燧并行但又有相當的距離。每個置之間的距離大略是一天內可到達的里程,具體里程則是由所經地段的自然環境和道路情況來決定的,最近的距離如茂陵至茯置是35里。傳置的位置一般情況下都是盡量建立在靠近縣府所在地的要道上,有的僅僅是路過某一縣境,未經過縣府,但置名仍取縣名。因此,置的設立選址,首先是因政而設,因地而建,相對比較靈活。

            由驛道地望實地考察,可以清楚地看到漢代西北地區從長安到敦煌的這條大動脈主干線,其地望是出長安而北,至右扶風,沿涇水,過北地,達安定,翻六盤山,跨黃河,逾金城到武威,通河西走廊而抵敦煌。依照今天的線路,則是陜西西安—咸陽—涇陽—淳化—彬縣—甘肅寧縣—涇川—平涼—寧夏固原—六盤山—甘肅靖遠—皋蘭—景泰—古浪—武威—永昌—山丹—張掖—臨澤—高臺—酒泉—嘉峪關—玉門—橋灣—安西—甜水井—敦煌。這是一條東西方向的主干線,在這8郡27縣31置中,京兆尹1置,右扶風3置,北地郡1置,安定郡5置,武威郡7置,張掖郡9置,酒泉郡4置,敦煌郡1置。

            在居延漢簡中,今平涼市所在的安定郡有5置,分別為月氏、烏氏、涇陽、平林置、高平,共240里。其中月氏到烏氏50里,烏氏到涇陽50里,涇陽到平林置60里,平林置到高平80里。在這5個置中,據史料記載,早在公元前327年,秦滅義渠國設北地郡時,月氏、烏氏、涇陽、高平都是其下轄的縣治,其中的月氏是月氏道,是為了安置小月氏人而專設的,相當于現在的少數民族自治縣,地點大概在今平涼市崆峒區白水鎮;5置之中,平林置不是縣治。這5置中,有2個的位置是比較清晰的,那就是位于今平涼市崆峒區安國鎮油坊村的古涇陽,另一個是位于今固原市原州區的高平。其他的烏氏、平林置具體位置不詳,月氏道有大概的位置,具體位置也未最終確定下來。但是分析這5置5個點,如果確定了涇陽和高平的位置,兩地之間為140里,那么平林置應該在兩地之間的某個點上,這個點距離涇陽60里,距離高平80里。確定了涇陽的位置,距離涇陽往東50里是烏氏,烏氏再往東50里就是月氏。

            按現今的公路里程計算,由涇陽(安國油坊村)到高平(固原原州區)約130里,其中由安國油坊到涇源縣大灣鄉瓦亭村約50里,由瓦亭至原州區80里。因為瓦亭亦即歷史上著名的蕭關所在地,在這段路線上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因此瓦亭極有可能就是漢代的平林置。

            仍然以古涇陽為原點,向東50里,為柳湖鎮十里鋪村;由十里鋪至白水鎮50里。需要指出的是,在漢代,今天的平涼城還不存在(今平涼城最早建城時間是在唐代)。隴東學院張多勇教授在對涇河流域漢縣的考察中,在柳湖鎮十里鋪村大岔河畔發現了一座漢代城池遺址,據此他認為十里鋪應該是漢代烏氏縣城所在地。今白水鎮所在地雖然沒有發現漢代遺址,但在白水鎮東的史家溝卻有一處大型墓葬群,經考古專家發掘研究,最后認定其為西漢墓葬群,這也可以間接作為白水鎮是月氏道所在地的證據,因為有大型墓葬群的地方,肯定會有比較大的城池作為支撐,這一點在史學界已多次得到印證。

            據此,居延漢簡中關于安定郡5置的位置一一落實,由東往西依次為:月氏(白水鎮)——烏氏(柳湖鎮十里鋪村)——涇陽(安國鎮油坊村)——平林置(大灣鄉瓦亭村)——高平(固原原州區),在學界一直爭論不休的關于烏氏縣治、平林置的位置等,終于可以塵埃落定。

            (平涼日報)

            標簽:

            責任編輯:

            免責聲明

            頭條新聞

            精彩新聞

            精彩要聞

            放荡的乱理片免费完整的

              <em id="zpb99"><nobr id="zpb99"><nobr id="zpb99"></nobr></nobr></em>

                  <dfn id="zpb99"><listing id="zpb99"><mark id="zpb99"></mark></listing></dfn>

                      <address id="zpb99"><listing id="zpb99"></listing></address>